主页 > 人脸航空 >房东.也来谈谈Airbnb >

房东.也来谈谈Airbnb


租屋前,记得挑选有较多笔评价的屋源,留心在意的关键字,找到好住处的难度便相对降低。

说到Airbnb,我还真是感受複杂,一时之间不知从何讲起。 回想Airbnb尚未兴起的时代,那时想到异地租屋短期居游,最直接的方法就是上网以「短租」、「自炊公寓」和地名等英文关键字搜寻,如此可以看到动辄数万笔的资料,当中包括各地短租屋房东组成的平台。

这些平台只提供网页空间,并非仲介,故不收取仲介费,房东只要支付小额管理费,便可登录房舍图文资讯。由于披露方式未全面规格化,每幢房屋的资讯不见得齐全,若想透过平台找到租屋,仍得一一浏览各笔资料,自行发电邮和房东联络,费时也费力。

八、九年前,Airbnb出现,我简直「惊为天人」,它虽是虚拟仲介,收取服务费,但网页资讯一目了然,让像我这样的居游者省事不少。Airbnb后来更有不同语文版本,对不精通外语的游客来讲,居游变得容易且便利。不断有新房东和房客加入,房源愈来愈多,房客的选择也就更多。可惜,得来容易的事物不见得是好物,便利未必就是「王道」。

房源变多 却也「愈长愈像」

按照个人观察,首先是待租屋逐渐缺乏独特风味,换言之,愈来愈平庸。从前上网找到的租屋常是房东的「起家厝」或继承而来的第二间住宅,出租给游客一来是为了贴补家用,二来是可藉此和不同国籍的旅人接触,推广地方文化,因此屋子本身不但展现屋主个人品味和当地特色,也因曾有人居住多年,大如屋内动线,小至插座或电灯开关的位置,都比较照顾到居住者的需求。

如今Airbnb的房东有不少是眼见有利可图而加入,把它当成投资事业。既是投资就得精算成本,于是眼下我上网一查,不论在东京、上海或巴塞隆纳,许多待租屋都似曾相识,家具和家饰至少有一半是平价的IKEA;日本的话,那一半则是购自「宜得利」。这些品牌产品不见得不好,只是如此「全球化」的结果,居游者就难以体会不同的人与风土文化所造就的不同居住美感了。

Airbnb还有个特点:可以选择自助入住加退房。这项功能的优缺好坏,见仁见智。由于一切透过电邮联络,房客从洽商到入住乃至离开,极可能从头到尾没跟房东通过一次电话,更别说见到一面。不少人觉得这样很方便,只要透过密码就可取得钥匙或房卡,退租时将门带上就好,省心省时。这种方式在日本尤其普遍,据说是因为民情如此,日本人不爱打扰别人,如此两不相见,双方都好过。

在我看来,见不着房东却是件遗憾的事,因为这样就无法直接向当地人打听情报,对方当然也就不能针对房客个人偏好,介绍哪里有好吃的小馆、哪里买得到有设计感的物品、最近又有没有什幺展览或表演值得一看。我自己就曾多次经由房东的推荐,找到只有当地人才知道的小酒庄,吃到美味道地的小餐馆。

详读住客评价 避免「踩雷」

房东房客用不着见面寒暄,也有利于房东自远地遥控。这原也无所谓,然而一旦租屋设施故障,房东无法及时排除障碍,却会对房客形成困扰。我就曾在福冈入住公寓后,发现无线网路流量已被前任房客用光,使得我连不上网路,只能利用邻近饭店的免费网路,四度传电邮和简讯联络在东京的房东,对方前两次「有礼」回覆「不好意思,Wifi是好的,请再试试」,后两次「已读不回」。直到那会儿,我才明白该屋住客评价何以留言不算多,且有数人评论说,网路速度太慢、租金偏高。所以话说回来,租到这样不理想的住处,根本得怪我自己没有详读评价,活该踩雷。

如今,透过Airbnb租屋前,我会尽量挑选有较多笔评价的屋源,那表示住过之后有好感的人较多(有些屋源不上不下,让人住了以后根本不想浪费时间留评价)。另外,在阅读评价时,我会留心我较在意的关键字,好比「噪音」、「光线」、「浴室热水」、「厨房设施」,以及非常重要的:和房东或代理人有没有见到面。说实在的,要在Airbnb上找到好住处并不太难,唯请牢记,有图不见得有真相,好好读一读住客评价才是真。 
葡京里斯本市中心区的短租公寓客厅。
 名不见经传的欧洲山村包栋式民宿外观。
 坐在山丘古堡公寓的窗台旁远眺大河。
 里斯本山丘古堡公寓的客厅,屋主是位建筑师。房东租屋airbnb评价公寓不见得资讯




上一篇: 下一篇: